• 怪哈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戏剧歌舞

梅葆玖谈京剧进课堂专访

2020-11-15 20:10:04  来源:怪哈资讯网

    小孩说,梅艳芳姐姐唱得最好了

    网易新闻:前一段时间在北京、广东等一些地方的小学里都已经在试点音乐课里加入的部分,但我们看到还是有一定争议,觉得进入小学音乐课没有必要,您怎么看?

    梅葆玖:我们不是让他将来当戏曲演员,入我们这一界,就是学了戏曲以后对戏曲文化有个认识,通过戏曲文化能够对我们的音乐、民族戏曲有一个认同,要不然小孩儿现在就是席琳.迪翁,迈克尔.杰克逊、四大天王,哈利波特,都是这些,一吃就是肯德基、麦当劳,孩子们大了以后提起中国文化都陌生,不知道,一提起流行的都知道,那就麻烦了,我们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怎么往下传承?那就断层了,这是很危险的,外国人甭打了,咱们自个儿就投降了。

    网易新闻:听说其实梅先生也是一个很时尚的人,您自己听不听迈克尔.杰克逊,席琳.迪翁?

    梅葆玖:都有吧,迈克尔.杰克逊,席琳.迪翁,四大天王,四大歌星,我有,包括邓丽君的,现在一些人,我都有(听),方方面面的都有接触,而且我也很喜欢交响乐器,喜欢古典音乐,喜欢歌剧,喜欢声乐,因为我觉得世界上的艺术都是相通的,我们不是就觉得好,其它什么都不是,我们要多懂、多认同,然后反馈到我们的民族文化中,应该说是一个营养吧,有好的还是可以吸收的。

    我在大连演出(的时候),一个4岁的小娃娃给我献花,说梅爷爷你唱的真好,我爱听。我说,梅兰芳老爷爷你知道不知道?他摸了半天头,说,是啊,梅艳芳姐姐唱的最好了。说出一梅艳芳来,我说那你听梅艳芳得了(笑)。这说明一个问题,他脑子里没有传统文化,可是他看了好听又喜欢,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让他们知道呢?就这一点。

    的传承,关键还得上头支持

    网易新闻:春晚把戏曲放在一个最冷门的时段播出,现在市场上看的人确实越来越少了,您觉得现在的现状能否用“衰败”这个词来形容?

    梅葆玖:其实还是一个引导、导向的问题,不导向,当然观众会越来越陌生,80后、90后…当然有些学中国文化的还是知道,有一些年轻人就不知道,提起国外的影星,他比我背的还熟,当然这也无可厚非,但我觉得更重要的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,尤其你作为一个中学生、高中生、大学生,如果人家外国艺术考察团来问你中国传统艺术,你说我就知道迈克尔.杰克逊,就知道席琳.迪翁,当然不是不可以,但这毕竟是不是我们民族的文化,人家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  网易新闻:刚才您提到一九一几年到一九二几年处于它最兴盛的时候。

    梅葆玖:一九二几、三几、四几年,都是最兴盛的时候。

    网易新闻:为什么那时候那么兴盛,现在反而衰落了?

    梅葆玖:那时候社会背景不同,媒体没那么多,娱乐选择也不像现在这么多,当然那时也有电影、有歌曲,周璇什么的都是那个时候的歌星,但那时候不像今天有五花八门那么多东西,人们除了听听戏、听听歌,没有什么更多的选择。当然,那个时代老角儿戏也多,名角儿也多,观众也多,从清朝末年一直到民国初年,再到民国这几十年,在国民党那个时期也是很重视()的,他们说“国剧不可没有”蒋介石到台湾以后先把团成立起来了,要让大家知道什么是国剧,所以我觉得这很重要。

    网易新闻:文化政策方面是不是也比较关键?

    梅葆玖:就是文化政策的问题,关键还得上头支持,上头推动。观众有没有,主要看你推动的怎么样,现在我觉得媒体的介绍占70-80%的关系,你老不介绍,再多的好戏年轻人不知道,而且媒体非常重要。一场戏也就是百十来人、千十来人看,范围还是有局限,但是网上一来、电视一来,或是其它媒体一动,那是铺天盖地。

    像拍我父亲《梅兰芳》的那个电影,陈凯歌拍的,表演的人是黎明、章子怡、孙红雷、陈红…那家伙,全世界铺天盖地的一来,我觉得这是个好事儿,让年轻人知道是怎么回事,梅兰芳是怎么回事,艺术是什么,反而做了更好的选择,尽管有时候对剧本有这样那样的看法,这都不要紧,更重要的是表现艺术,知道梅兰芳在梅派艺术上的重要地位,知道他的爱国情操,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。

    台下我还是大老爷们儿

    网易新闻:据说《梅兰芳》这个电影的剧本是您哥哥写的?

    梅葆玖:也不是,陈凯歌也请了专家,也跟我们和专业人员推敲了,但它不是纪录片,也不是叙事片,电影总得有故事吧,总得有情节吧。

    网易新闻:您觉得黎明演的梅兰芳角色(怎么样),点评一下。

    梅葆玖:不容易,他不是干这个的,他今天能够表现到这点,我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,毕竟他不是从小学习的,但他气质很好,也很大方,没有那种矫揉造作,扭扭捏捏,是一个大男人的感觉。你演,台上是美女,台下是男子汉,不能台下也擦胭脂抹粉,那就吃错药了,麻烦了。

    网易新闻:会不会出现入戏太深(的情况),我们知道,男旦在台上需要千娇百媚,在台下会不会有入戏太深的情况?

    梅葆玖:台下不会,台下我还是大老爷们儿,该开车还是开车,该玩还是玩,也不能说台下我也擦胭脂抹粉,那干脆改性得了,做一个性别手术。那是两回事,艺术是艺术,生活是生活。台上是媚的,台下也一样,那一定搞同性恋了,不是乱套了吗?

    李玉刚是娱乐艺术,我们是严肃艺术

    网易新闻:星光大道上有一个叫李玉刚的人,现在他一炮而红。

    梅葆玖:他是唱歌的,是歌舞演员,他的歌舞表演很好,也可以唱,但他毕竟不是我们专业人员,所以你不能按专业人员(的标准)要求他,好多歌舞演员说我也能唱段,那你就唱吧,但你唱的那是娱乐行为,不能归类到我们民族艺术里,我们这是属于严肃艺术,他那是属于娱乐艺术,是两个层面。当然,我觉得这也无可厚非,但你不能对李玉刚按照梅兰芳、四大名旦的要求来要求,你这样要求他,那也是误导,毕竟是两回事,艺术理念、艺术概念不是一回事。

    网易新闻:您觉得李玉刚扮演的男角儿,和您扮演的男角儿本质上是不同的吗?

    梅葆玖:他唱唱《霸王别姬》、《贵妃醉酒》也无可厚非,但不能拿他和我们剧团表演来(比较),这样想本身就是误区,但这样有什么好处呢?唱一唱,至少让人家知道,《天女散花》,《霸王别姬》,别管是什么形式,至少还是唱了一些,但不要弄的太光怪陆离,奇奇怪怪,这样人家又觉得有损咱们传统艺术的严肃性了,别人会非议,老艺术家留下的那么好的东西,你别弄的又像又不像,那就麻烦了。

    共2页: 上一页 1

    在线客服软件 http://www.easyliao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