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广元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爱从来都是苦差事

2020-06-26 18:32:46  来源:广元资讯网

      下班,在停车场取车,看到小乐靠着我的车门。树荫下的阳光明灭摇曳,他就那样优哉游哉地看着我,嘴角挂着微笑。

      小乐算我学生,因为他一直喊我老师。我也做了他无数次的心灵导师、生命讲师、心理干预师,他却永远的反其道而行之,于是老觉得他是在用生命跟我死磕似的。而且他还活的好好的,有滋有味、有型有款,所以他和我的博弈谈不上谁胜利,但是老师会一直叫着,只是我是到见了他就头疼的地步。因为总觉得他是锻炼了自己讲故事的能力,在我这,最多继续操练我的一心二用。

      小乐是体制边缘团体的人,活的如苗圃里的花草,很整齐很漂亮,不野也很适时的绽放。小乐人如其姓,笑得中规中矩,随时都在笑,也很真诚。因为太随时,搞不懂生活是不是真的这么快乐。

      老规矩,喝茶,看在他逢年过节不断送茶份上,我也就继续等他讲故事。

      “老师我给你讲个我的恋爱故事吧。”他整洁的面容带着一贯的笑,只是有点小小的迟疑和犹豫。

      “恋爱?你确定是恋爱?你不是一直都在爱着么。你不是一直见了体制外的说自己是体制内的,见了体制内的说自己是体制外的,祸害了多少从小到大到老的女人了。”倾诉爱恋倒是小乐的第一次,我很好奇也就很戏谑。

      “德老师,那是生活,跟恋爱是两码事。”弯弯的眉毛有点立的感觉,嘴角还带着笑。这样皱着眉头笑,据说很性感

      “哦,今天的茶不错,希望故事也不错哦。”

      “我跟水仙认识,就像你曾经说的那样,任何的邂逅其实都不是偶遇。那次朋友攒了个局,就是互相人脉介绍,准备倒腾点虚玩意儿,卖点东西赚点钱。地方选的好,这个新开的藏族味道的饭馆。”

      “我去就是给大家找乐子的,但是那天去晚了,点头哈腰转圈道歉的时候,一眼她就撞进我的眼了。你知道吧,是那种撞进来的感觉。她穿着那种带着花边的布裙子,撑得满满的,一大堆藏族的那种花花绿绿红红的项链手串什么的,还稍微有点晒伤装就是高原红那种感觉的,头发直直的流淌下来,眼睛静的可怕,笑的时候都安静仅仅一点点的波澜,挂了那么多东西,脖子还是很美。一点点的味道都能在人群里传递到我这。”小乐的眼睛有点亮,连笑容都没了。

      “没说人家的胸,看样子是真有撞击感啊,继续说重点。”小乐不挡着他,他能把这感觉和身体细节无限发挥下去。

      “老师你知道的,我很喜欢那种应景的人,虽然我们攒局蛮怕这种太突出的人出现,但穿着打扮能应景的我都喜欢。那天的局我都没敢给大家找乐子,当润滑剂。冷场了我也没管,只在最后分手的走了标准环节,大家互留联系方式,她叫唐水仙。你知道的,我也就顺理成章了。她说话慢慢的细细的,不认真都有点含糊,也不好听,就那样了啊!”

      “哪样啊?”“那样啊!”“水仙茶都比你这个水仙有味道,你这一多半的感觉是后边自己编出来。”

      “老师你还让不让我说了啊。”小乐很急,讲故事的人都很急,我不急,我也学会皱着眉头笑。

      “好久我们都没有联系,我憋着,我也赌赌自己有没有她能求到的地方。”

      “好像差不多20来天吧,她电话过来了,我存了号码,所以接电话有点大学通知书送达的小兴奋。她问我有车没?我说有啊,她说能不能送她去机场,要去旅游,行李多。我当然答应了啊,快马加鞭一溜烟儿就到她那小区了。已经夏天了,她清爽的旅行打扮,那种下了飞机就准备游玩的那种打扮。箱子蛮大,我一路油门踩的蛮重,她倒是说时间不急。那时候是夏天了,空调开的不小,我倒是有点手心出汗。”

      “到了机场,我装逼把她送进去了,她摘了墨镜给我说了谢谢,眼睛依然安静的很,不过牙很白。”

      “哦”,我需要捧哏般的应承一下,要不小乐没得茶喝。

      “马上就诡异了啊,老师你别急啊。”“我不急,你讲故事,你别急啊!”小乐现在喝茶喝的很没有品,牛饮。

      “我刚从停车场把车开出来,她电话过来了,说自己没赶上飞机。忽然,下意识的我有点小愧疚和小高兴,幸灾乐祸。老师,你知道那个感觉吧?”

      “我不知道,你讲你的,玩什么提问啊。”懒得点破他的小聪明,把我当饭局里的人呢。

      “我再进候机厅,看她站在那,安安静静的,似乎也不烦。她说不好意思,我说幸亏没上高速要不真还麻烦,我说我送你回去吧。她突然迟疑了一下,小声问了我句,要不咱俩出去旅游吧。其实第一次我都没听清,我问你说什么。她看着我说,要不咱俩去旅行吧。”

      “似乎好玩哦”我也觉得有点好玩了。

      “我当时有点上头的感觉,她倒是安静的看着我,我都觉得那种安静是蛮可怕的了,也看不出渴望还是随意。我脑子转了八百圈,然后就说走呗,就是没拿东西,她说带卡了吗,带了不就行了,我想想也是。反正咱那单位,除了应酬和迎接领导需要人在,其他打晃晃,去不去谁知道啊。死了都给你发工资。”

      “你这属于显摆,说你的事儿。”这种体制内的牢骚一半是得意。

      “我们决定,有得票的地方,就买了直接走。那天运气不错,敦煌有退票,反正我俩都没去过,就买了。我给老娘电话招呼了,然后让她和我领导说说,反正都认识估计没事。”

      “敦煌,哥去过没有?”“我是你老师,少没大没小的。”

      “是是是,秃噜嘴了。到敦煌刚好傍晚,机场到市里的路,大漠落日,真的鲜血一样的,我能想到的就是鲜血燃烧沸腾的感觉。”“我看是你热血沸腾吧,你至于么。”

      “咱也算玩艺术圈的,找朋友容易,酒店什么的联系好了,我还特别要求环境和两间房,我觉得起码别让自己有那么强的目的感。咱终于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么。”小乐不理会我的话的时候,我知道他已经找到感觉了。


    松鼠AI教育 https://hea.china.com/article/20200413/042020_4974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