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怪哈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素锦

2020-06-29 20:23:32  来源:怪哈资讯网

    1.锦锈无双

    苏绣名扬天下。苏州城内“清月庄”出产的绣品,更是苏绣中的上上之品,清月庄经过几代人的经营,已是吴中数一数二的大绣庄,每年向皇室进贡绣品。

    三月草长莺飞的时候,清月庄宋老板的夫人生下一女。宋老板正抱着女儿开心,圣旨就到了。原来绣庄十名绣女费时近九个月绣成的“锦绣河山”让皇帝大为欢喜,皇帝大笔一挥,亲赐了“吴中第一绣”的匾额。宋老板激动不已,觉得女儿是大吉之人,立刻取了“锦绣”之名,将其视为掌上明珠。

    锦绣三岁的时候,宋老板的生意却出了大纰漏,清月庄陷入了困境。屋漏偏逢连阴雨,宋夫人难产,生下一女后便撒手西去。宋老板大受打击,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心头剧痛。正好一个云游的大师正在宋府作客,见了孩子沉默许久,叹道:“此女命中有三劫,每一劫都是要累及家人的。”

    宋老板听了,悲痛道:“宋家大难,内子又去了,这孩子宋某是留不得了,请大师处置吧。”这时,床上的小娃娃忽然号啕大哭起来。锦绣跌跌撞撞冲了进来,将小娃娃紧紧搂在怀里,奶声奶气地喊:“阿爹,锦绣要妹妹!”说也奇怪,锦绣一抱,小娃娃竟不哭了。而无论宋老板怎么哄,锦绣硬是搂着妹妹不放。

    大师又叹了口气:“也罢,锦绣小姐是大吉之人,或许能化解这孩子的劫。宋老爷,这两个孩子都是不凡之人,你好好相待吧。”

    宋老板将孩子取名为“玄素”,心中始终有隔阂,不太愿见到她。可锦绣却爱极了妹妹,好吃的好玩的总是先给玄素。而清月庄经了这一次困境,伤了元气,让宋老板时时皱眉。

    花开花落,岁月匆匆,转眼间锦绣快要十岁生辰了,七岁的玄素拉着她的手,有些神秘地说:“姐姐,我要送你一份大礼。”此后十几日,玄素早出晚归,终日呆在绣坊里。

    谁知就在锦绣生辰前一日,绣坊竟发生了大火,等宋老板赶去的时候,绣坊一大半已化为火海。宋老板急得脸都白了,可比他更急的是锦绣,玄素也在绣房之中!

    锦绣一咬牙,将一大桶水倒在自己身上,随即冲进了火海。

    烈火和浓烟之中,锦绣大声喊着“玄素”,一屋子一屋子地找,直到听到一声有些沙哑的回应:“姐姐!”锦绣大喜,忙上前拉着玄素的手往外跑,眼看就要到门长工们面面相觑,略加思索,便开始做对:口了,谁知一根燃着火的木头从两人头顶落下,锦绣来不及多想,就将玄素护在身下。“啊──”在玄素的尖叫声中,木头压在了两人身上,锦绣的大半个身子都起了火。

    门口的几个绣坊长工见了,急忙冲过来将两个孩子抱了出去。玄素伤了十年没有回家,鬼手曹有点激动。刚到家门口,正要敲门,只听声惨叫从门内传来!脚,白皙的皮肤上起了通红的水泡,可是比起锦绣,这伤就微不足道了。

    锦绣的半个身子都烧伤了,宋老板花重金请来了江南最好的大夫,救回了锦绣的命,却无法消去她大片的伤疤。看着昏迷的锦绣,宋老爷转身狠狠掴了缩在一边掉眼泪的玄素一巴掌:“害死你娘还不够,还要害死你姐和我不可,是不是?”

    宋老板将玄素拖到房门口,指着外面怒道:“你给我滚!”玄素不动,宋老爷用力推了她一把,她摔在地李福十多岁,有手酿酒和栽培的好手艺,蒋老财看中了他这点,就让他带着同村的个后生管理个叫南园的葡萄园。上,一直被她紧紧护在怀里的东西也掉了出来。

    那是一幅苏绣。嫩绿轻柔的柳枝,淡粉俏丽的杏花,曲池边的秋千架上,身着黄衫和蓝衫的两个女孩身姿轻盈如燕。

    见多了精美绣品的宋老板也不得不大为赞叹,这幅绣品针线细密,设色精妙,光彩射目,真乃上上之品。他惊讶地看着玄素,这当赫夜姬打扮得漂漂亮亮出来和大家见面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。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,她全身焕发的青春魅力和美丽光辉,似乎把整个场地都照亮了。那些平时被认为很漂亮的使得男人们倾心爱慕的女子,在赫夜姬面前顿时黯然失色,就像是麻雀在孔雀面前样。个孩子才七岁啊!居然就有这等精湛绣艺。

    宋老板脸上阴晴不定,玄素跪在他面前哭着用力磕头:“阿爹不要赶我走,我会好好照顾姐姐的,不要赶我走……”

    宋老板长叹一口气,拽起她,摸摸她的头就走了。

    玄素捡起地上的绣品,跑到锦绣的床边,轻轻说:“姐姐,我用我的命向你保证,这一生我一定要让你快活……”

    2.为爱痴狂

    清月庄的绣品在那场大火中烧得七七八八,任宋老板如何力挽狂澜,“吴中第一绣”的宋家终究是只能维持三个小商铺了。宋老板郁结在心,身体一天天差了下去。

    锦绣看在眼里,伤好以后便学着打点生意。玄素则变得更为安静,整日在屋里看书做绣品,不愿踏出宋府半步,与锦绣也慢慢生疏了。

    锦绣多次表示不在意身上的伤疤。玄素却只是笑笑,原本清澈的眼内苍茫一片。

    锦绣慢慢接手了父亲的生意,忙着打理铺子,玄素则躲在院里。两人惟一的交集是每月的初一十五,玄紊将绣好的绣品交给锦绣,让她带去绣庄。

    小姐都说遍了,李纯只个字:不。清月庄慢慢恢复了曾经的繁荣,这当然有锦绣让人惊叹的经商才能以及日夜操劳的因素,但也不能少了玄素那些精巧卓绝的绣品。玄素的一幅绣品,已到了近千两白银的高价。

    清月庄姐妹花成了吴中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资,而比之整日可是,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由于人工河太平坦,鄞江放水,水向低流,江水点也流不到人工河去,沿着原来倾侧的江道流向海洋。千万人工十年奋战眼看着要白费力了,怎么办呢?王知县苦苦思索,当地百姓群策群力,十多岁的老叁老太公想出了办法,他建议在鄞江镇西部新河与原江交叉地的它山旁造座大堰,把原江截这年隆冬,步云坊的掌柜陆桥去南方采办做鞋的料子,去就是个多月,回来的路上,看到个大汉冻倒在街头。那大汉衣着单薄,鞋子都磨破了,这么冷的天,不冻坏了才怪呢,陆桥是个有善心的人,他见大汉还有点气息,就叫伙计把大汉抬进车里。回到步云坊,陆桥给大汉生了火,还拿来暖和的被子,又找来大夫给他灌下副汤药,大汉才慢慢地醒了过来。为两段,拦住鄞江水,迫使它流入人工河。这个好主意,迅速得到知县和百姓的赞同。抛头露面、脸上又有伤疤的锦绣,深锁闺中、传言清秀脱俗的玄素,更受大家的青睐。

    玄素十四岁的时候,生了一场大病。锦绣将她安置到了宋家在山间的别院休养。

    这日清晨,锦绣好不容易得闲,便匆匆赶往山间去看望玄素。刚上山不久,轿子便停了,家丁告诉锦绣前面躺了个受伤的人,问怎么办。锦绣下轿看了那人的伤势,果断地让家丁搬他上轿送去医馆。

    幸亏救治及时,那人从鬼门关绕了回来。可天却已经黑了,锦绣不由有些懊恼,又没看成玄素。

    这人虽然救了回来,却还是十分虚弱,锦绣无奈,只好让人把他带回了自家店铺。掌柜瞥了眼一边带"我要找到幸福鸟!"血的剑,对锦绣道:“这人一看便是江湖人,咱留着他不太好吧?”

    锦绣说:“玄素正病着,咱救人就当为她积德吧。”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不是她能预料的了。

    年少的时候,锦绣和玄素一起念过一阕词:

    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。陌上谁家少年?足风流。

    妾拟将身嫁与,一生休。纵被无情弃原来,卢员外那位当吏部尚书的外甥,因为贪腐已被朝廷查办,并被砍了人头。此时,再查办这个案子,不但捞不到升官的好处,还有替贪官办事之嫌啊。,不能羞!

    当时锦绣感慨道:“喜欢上便是喜欢上了,哪有什么办法?若连喜欢人都不敢,那活着有什么意思!”

    玄素当时还不到七岁,嘻嘻笑了笑:“姐姐要是有了喜欢的人,我定是要帮着姐姐,让你们在一起的!”

    当锦绣和她所救的唐剑彼此顺心的时候,她第一个想告诉的人便是玄素。可是,锦绣还未来得及将唐剑带去给玄素看,唐剑便离开了。

    走之前,唐剑说,这是他最后一个任务,等一切都了结了,他一定会回来娶她。

    锦绣看着他,坚定地说:“好,我等你回来。”

    锦绣这一等便是四年。

    在这四年里,玄素休养好了身子,搬回了宋府,清月庄又成了吴中数一数二的绣坊,而宋老爷的病也越来越重,他拉着年纪渐大的锦绣,老泪纵横:“阿爹没有多少日子了,惟一的遗憾便是还没能见你觅个好夫婿。孩子,别等了,那人早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
    锦绣浑身一震,泪水不由落了下来。原来爹知道,可是连爹都知道的事,她怎么会不知道?她是个商人,江湖上的事都听在耳里,而唐剑也不是江湖上没名没姓的人。她知道他已经不在了,只是不愿意承认。

    锦绣对着老父掩面痛哭,哭完之后,就派人去请了媒婆。

    即使锦绣的脸上微有瑕疵,但宋家的财富,锦绣的才能放在那里,起意要娶她的男子倒也有不少。

    如此,锦绣认识了“盛裕钱庄”的大公子韦远兮,韦公子的面容竟与唐剑有五分相似,加之韦远兮是读书人,性情温柔儒雅,更是让锦绣心中一动。

    两人煮酒煎茶,执棋论书,锦绣渐渐放下过去,慢慢喜欢上了韦远兮。这一次,锦绣决定一定要带喜欢的人去见玄素。

    玄素一见韦远兮,眼睛猛地睁大,手中的绣帕掉在了地上,直愣愣地盯着他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  锦绣有些奇怪,一转头,却见韦远兮亦是直愣愣地看着玄素。她的心莫名沉了沉。

    半月后,韦远兮和玄素一起来见锦绣。玄素跪在地上,流着泪道:“姐姐,请成全我们吧!”

    锦绣紧紧握着茶杯,双目慢慢红了。她猛然将茶杯摔到地上,怒道:“这么多年,我竟养了个白眼狼出来!”话音未落,泪已落了下来。

    {#_page_#}

    她狠狠擦了下泪,起身走了出去。

    那夜,玄素跪在锦绣院里。天下起了雨,越下越大,韦远兮在一旁拉她,她却不肯起身,只是跪着。

    天亮的时候,锦绣开了门,眼睛红肿,她刚想开口,玄素却晕了过去。韦远兮急忙抱起她,对锦绣怒道:“你这女人怎么这般狠心,她是你亲妹妹!”

    锦绣一愣,冷冷笑道:“我就是这般狠心,从此以后我只当没有这个妹妹了!”说完,狠狠摔上了门。

    3.天人永隔

    玄素出嫁的时候,宋老爷和锦绣都没去送她。

    一年后,韦远兮意外身亡,玄素成了寡妇。韦家长辈斥责玄素不祥,害死母亲,又害死夫婿,将其逐出了韦府。

    一身缟素的玄素麻木地站在青石长街上,被路人指指点点。直到一双黄鞋映入眼帘,她抬眼,泪水不禁涌了出来。锦绣拿出手帕轻轻替她擦去眼泪,柔声道:“跟姐姐回家吧。”

    玄素的眼泪落得更猛了,她用力拉开锦绣的手,转身跑了,竟就此失了踪迹。

    又是一年过去。这日清晨,锦绣刚一打开门,就见门前站着一个挺拔俊秀的人影。她一愣,用力揉了揉眼,发现自己不是做梦,颤着声音开了口:“你……”

    “我回来了。”中间的六年像是不存在一般,唐剑嘴角浮着笑,“我回来娶你了。”

    锦绣回过神来,笑得灿烂。

    三月的时候,已成亲两月的锦绣和唐剑‘哦’给母亲上坟。

    在坟前,锦绣见到了二十年前曾到过宋府的云游大师。锦绣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您知道玄素在哪里吗?”

    大师念了声“阿弥陀佛”,叹了一口气,指着宋夫人墓左边不远处的一个没有墓碑的小坟,道:“她在宋夫人身边。”

    锦绣拉住大师的州官脸涨得红里泛青,连忙吩咐随员拿尺下田去量,量来量去,结果点儿不差:行距株距都是寸,横直成行,像线牵的样。衣袖,声音颤得厉害:“你说,玄素已经不在了?”

    大师看了眼唐剑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何况这事唐施主也是知情的。”

    锦绣望向唐剑,唐剑点了点头。

    大师叹息着道:“玄素施主命中有三劫,第一劫在出生之日,第二劫在她七岁之时,这两劫宋夫人和锦绣施主已帮她化解,而第三劫是她二十岁之时,这与其说是一个劫,不如说是一次际遇,在这一年中,她阴说到薛嵩的官职"节度使",实际上就是守边大将,为了防御北方胡人侵犯中上,唐皇朝在沿边地区派驻了重兵,唐高宗时期,朝廷给这些地区的守将颁发了"节铖","节铖"也就是种权柄的象征,以便于战事紧急时,守边将领能以"钦差大将"的身份调遣附近兵马,抵御外侮,因而人们就把这些持却说州江下游狗头冲村,有个名叫青哥的后生仔,他决心铲除龟精,不乡亲除害,过上安宁的日子。拿定主意,他备足干粮,告别乡亲,沿着州江两岸,披星戴月地赶往泉潭。有"节铖"的守边大将称为"节度使"。唐玄宗开元年间,重新调整边镇布置,使节度使权力越来越大,不但是各边区的军事指挥官,而枪统管该地区的行政、司法、经济俨然是独霸方的地方王。在这种大权独揽的情况下,唐玄宗晚年,管辖今天河北、山西、辽宁带的节度使安禄山趁唐朝内地兵力空虚、政局混乱之机,起兵进军京都长安,薛嵩也成了安禄山的支持者。后来在唐肃宗的勉力号召下,各地勤王部队合力平息了变乱,安禄山死后、包括薛嵩在内的许多带兵大将降归了朝廷。限于朝廷的势力,这些降将没有受到惩罚,因为还必须借用他们手下的兵力镇守边关。阳眼的能力可以提至最高。”

    看着惊愕的锦绣,大师说出了玄素最大的秘密:“玄素施主的眼能看穿人的生老病死。她看出了韦施主的阳寿,所以抢着嫁入了韦家。二十岁的时候,她能到达阴阳两界的交汇处,将阴界之人带回阳界。但为保持阴阳两界平衡,她替人还魂,代价便是自己入阴界。”

    锦绣呆呆地看着唐剑:“所以你复活了,而玄素这个傻丫头去了阴界?”

    唐剑点了下头:“嗯。六年前我便死了,因杀戮太多,我被留在无间地狱不得往生。半年前的一天,我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带到了黄泉路上,遇见了一个蓝衣女子,她说,我已经做好你的骨血了,你快回去找我姐姐吧。我问她‘你姐姐是谁\\’,她告诉我,是苏州宋锦绣,还嘱咐我不要跟你提起这件事。说完她就往相反方向走了,怎么拉都拉不住……”

    锦绣扑倒在玄素的墓上,痛哭不已。

    大师将一个小包裹递给她:“这是玄素施主让贫僧带给你的。她让贫僧帮她做了唐施主的骨血,使唐施主还魂,又让贫僧将这礼走过了十天,阿郎终于来到料山。南山,为天南巨镇,上应北斗玉衡,亦名寿岳。几经打听,才知道夏禹大仙,其实就是鲧的儿子大禹。此时,他不在南山,而远在北方治理黄河。南山道人盛情接待了阿郎,他告诉阿郎,每年月初,夏禹会来参加"寿岳大会",界时就可邀请他去镇河妖、治理岳湖。物带给锦绣施主,并请贫僧帮忙将她安葬在宋夫人旁边,但她也说不要将她几个月后,长怙对细柳说:"娘,咱们乡里有几个人准备结伴到济南府做买卖,我也想去长点见识,您看行不?"说完,长怙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。细柳沉吟片刻,微笑点头:"也罢,你去躺也好。"长怙大喜。离世的消息告诉你……”

    锦绣颤着手打开包裹,里面是一幅已经泛黄的绣品。嫩绿轻柔的柳枝,淡粉俏丽的杏花,曲池边的秋千架上,身着黄衫和蓝衫的两个女孩身姿轻盈如燕。

    玄素说过,姐姐要是有了喜欢的人,我定是要帮着姐姐,让你们在一起的。所以她带回了唐剑,而她自己则要承受无尽的苦楚!

    锦绣哭得肝肠寸断。

    大师在一旁看着坟边两朵并蒂花,双手合十轻道:“前世两生花,今生姐妹情,愿天下兄弟姊妹,惜福惜缘,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……”说罢,飘然远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