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怪哈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卖馅饼的人

2020-07-31 21:38:09  来源:怪哈资讯网

    你喜欢吃馅饼吗?我是很喜欢的,尤其是肉馅的,轻轻地咬一口,浓郁的汤汁伴随着滑口细腻的肉馅,令人食欲大开,满口生香。但是,你知道吗?馅饼,这种看似普通的小吃,其实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猫腻.....

    闫明亮是一家馅饼店的老板,他祖上三代都是以做馅饼为生的,他家的馅饼油多馅大,酥软可口,很受附近居民的欢迎,所以生意非常红火。但是,大家都不知道,闫明亮的馅饼里,其实隐藏着很多令人作呕的原材料。

    首先是肉,闫明亮家的肉馅饼并不是猪肉的,而是用廉价收来的死猫和死耗子混合做成的,为了增加肉的口感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,闫明亮还往肉馅里添加了搅碎的血脖肉。就连面粉和作料,也用的都是黑作坊弄来的过期产品。根本没有安全保障。大家在享受着馅饼美味的同时,却不知道那些细菌病毒和致癌物质正在侵蚀着他们的身体健康。

    闫明亮也不管这些,他完全忘记了父亲和爷爷对自己的嘱托和教导:做生意要老实本分!在金钱和利益的驱使下,他一点一点背离着祖辈们做生意的原则和宗旨。

    一天晚上,闫明亮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正准备收拾东西,打烊回家。刚想锁门的时候,一个记者模样的中年男人叫住了他。

    “不好意思啊,今天的馅饼全都卖完了,您明天再来吧。闫明亮有些抱歉地说道。

    那男人并没有走,而是微微一笑,随之从衣兜里拿出一沓彩色照片,递到了闫明亮的眼前。闫明亮定睛一看,顿时吓得面如土色,只见那照片上都是自己去黑作坊进货,用劣质肉类做馅饼的画面。数量非常多,足足有二十几张.....

    “先生,有些话在这里不方便说,你跟我进来吧。闫明亮假装镇定地打开了刚刚锁上的门,那男人随着他走进了店里。

    一进屋子,那中那中年人就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是《都市新闻报》的记者袁浩,闫先生,关于您使用劣质原材料制作馅饼牟取暴利的事,您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?”

    “没必要,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弄到这些照片的,现在技术那么发达,造假的...多了去了。闫明亮有些支支吾吾地说。

    “是吗?袁浩冷笑了几声,随之得意地说:“就算您否认,但是老百姓呢?你觉得他们如果从报纸上看到了这则新闻,还会来你这里买馅饼吗?”

    闫明亮顿时语塞,袁浩趁机说道:“如果您愿意付给我10万元封口费的话,这件事我绝对会给你保密到底,绝不会张扬出去的.....

    “你,你这是强盗行为!闫明亮非常恼火,他指着袁浩的鼻子,破口大骂道:“我这里不欢迎你这种王八犊子,快给我滚出去!”

    “既然您不愿意,那我就先告辞了。袁浩狡黠地笑了笑:“不过,我相信,这些照片明天一定会登上《都市新闻报》的头条的。说完,他走到门前,准备离开。

    “不,不行,绝对不能让这家伙把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,不然一切都完了!闫明亮顿时失去了理智,他抄起放在桌案上的菜刀,猛地砍向了袁浩的头颅.....

    当闫明亮恢复理智之后,一切都已经晚了,袁浩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,再也爬不起来了.....

    闫明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他知道,这件事如果被警察知道,自己必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。他无奈地看着不远处那具冰凉的尸体,忽然计上心来:“反正自己已经杀了人,只要毁掉这具尸体,警察就抓不到自己,他冷笑着走到到尸体旁,把袁浩的尸体拖进了厨房。

    第二天,闫明亮的馅饼店早早营业了,一股诱人的香味从店里飘到大街上,引来了许多人前来购买。

    “闫师傅,今天的馅饼怎么这么香啊?一个年轻人一边大口咀嚼着馅饼,一边赞口不绝:“太好吃了!

    “呵呵,那当然啊,这是用黑猪肉做的,当然好吃啦!闫明亮得意地笑着,心里却在暗暗偷笑:“看来这人肉的滋味的确美味无比,不过这帮人要是知道自己吃的不是黑猪肉而是人肉的话,恐怕一定早就吐得稀里哗啦了吧.....

    今天的馅饼卖得格外火,没过多久就被抢购一空,闫明亮收拾完店里之后,就回家休息了。

   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,没有任何人过来调查关于袁浩的事情,于是闫明亮便彻底放心了,自己和袁浩并没有交情,也没有任何人看到袁浩来过店里,所以,这一切做的是天衣无缝,不可能有人发现的。

    不知不觉,时间很快过了一年,闫明亮感觉自己已经赚够了钱,该放下这一切享享清福了。,他关了店,带上自己的家当,准备回老家。火车到站后,已经是晚上了,车站里一个人也没有,于是闫明亮便提着行李箱,走出了火车站。

    走了没多远,闫明亮地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,坐了一天火车,他还没有好好吃过东西。他四周张望着,突然发现在前面一座旧楼的角落里,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买馅饼,他的摊子前点着一盏煤油灯,灯光非常昏暗。

    ”呵呵,先买两个馅饼吃吧,吃完找个旅馆歇一歇,明天再回家。闫明亮走到馅饼摊前,对卖馅饼的人说:“来两个肉馅馅饼。”

    那人也不抬头,随手就拿了两个馅饼递给闫明亮。闫明亮给了钱后,便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,可他刚咬第一口,就感觉这馅饼有些不对劲,透过这薄薄的饼皮,闫明亮敏感地尝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。

    “呸!闫明亮吐掉了刚咬了一口的馅饼,生气地骂道:“这什么肉做的,这么难吃?

    “人肉的!这不是很好吃吗?”卖馅饼的咯咯地笑了起来。不知为什么,闫明亮觉得他的声音充满了邪恶和诡异。

    “人肉,人肉能做馅儿吗?这可是违法的啊!闫明亮问道:“你不怕被警察知道吗?

    “呵呵,某些人一样用人肉做过馅儿,现在不是照样逍遥法外,活得好好的吗?卖馅饼的人冷笑着缓缓抬起了头。当闫明亮的看清楚他的脸之后,顿时恐惧地大叫起来,因为他发现,那个人,正是一年前被自己做成馅饼的报社记者——袁浩!

    “你,你不是死了吗?闫明亮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你到底是人是鬼?”

    “我是人是鬼已经不重要了,不过,我想,你也该下地狱陪我了。袁浩狞笑着站起来,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斩骨大刀:“不过在此之前,我要把你做成馅饼,正好让别人也尝尝你的肉是什么滋味的!

    说完,袁浩猛地举起了大刀,用力地砍向了早已吓得动弹不得的闫明亮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