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怪哈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状元郎的鬼哥哥

2020-11-15 18:59:34  来源:怪哈资讯网

    在中华大地的某个村子里,有着很特别的一户人家。这户人家的特别之处在于没有长亲。哥哥张龙40多岁,高大强壮,留着一脸络腮胡子,说起话来闷声闷气的;他老婆大莲也是三十七八,人长的不算漂亮,却十分贤惠,也十分的能干,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;他们有个二十岁的傻儿子,傻乎乎的,窝吃窝拉,一年365天都离不开父母的照顾。弟弟张文只有18岁,比侄儿还小两岁,天生白白净净、文质彬彬的,很招人待见。

    张家兄弟的父母死的早,在弟弟张文刚出生不久就双双病亡了,离开了人世,临死的时候除了三间土房,一口破锅,只留下了一句话:“咱们老张家得出个状元!”

    自从看到儿子长到七岁,还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以后,张龙两口子就对儿子是失去了信心,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弟弟身上。

    那个时候张龙年轻,能干,自己家的农活干完,就去帮别人家做些零活,赚点外快;嫂子大莲更是白天操持家务,晚上纺布绣花,这一来二去的,日子就过好了,生活就富裕了很多。张龙的眉头却越皱越紧,整天闷葫芦似得,一句话也不说,这天晚上,大莲看着不断叹息的丈夫,忍不住发问道:“孩他爹,你这到底是咋了?”

    张龙磕了磕自己的旱烟袋,说道:“我又梦见爹了,他问我,咱家啥时能出个状元!可你看咱家的娃,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叫个啥,是那块读书的料吗?”

    “你这闷葫芦,咱的娃不行,不还有小文吗?我看这小子聪明伶俐的,肯定能成!”大莲埋怨的说道。

    “我知道,可是现在请教书先生,我们也请不起啊!”张龙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  “对了,我听人说了,去东北的金矿里当金工,这一个月能挣十两银子呢!要是好运能挖个狗头金,还能得到不少的分成!要不你去挖金吧,家里这些农活,有我呢!你就放心吧!”大莲给丈夫出着主意说道。

    “对啊!我咋就没想起来呢!”张龙听到妻子的主意,立刻就高兴了起来。

    第二天,张龙便离开了家,去了东北的金矿,临走前,他对弟弟说了一句话:“小文,一定好好的跟着先生学啊!老爹走的时候说了,咱老张家该出个状元了!”

    从此以后,张文就到邻村的私塾里当了学生,而嫂子大莲则早出晚归的干着农活。在张文的记忆中没有什么父母爹娘的概念,他只知道嫂子对他比一般的娘对儿子都要好的多!她自己每天累的腰都直不起来,吃糠咽菜的,却能坚持每天早上都给他煮两个鸡蛋。无论阴天下雨还是刮风下雪,每天正午的时候,都会有嫂子领着傻侄儿给他送饭的场景,他不止一次的告诉嫂子,自己早上带饭就可以,可是嫂子却坚决不同意,她说吃凉饭容易造坏身体,还是热乎的饭养人!

    直到张文十八岁的时候,哥哥张龙才从金矿回来,他高兴的告诉妻子和弟弟说,自己挖到了狗头金,得到了一大笔奖赏,以后再也不用为钱操心了!

    在他得知弟弟明年要进京赶考的时候,心里更是乐开了花,亲自跑到城里置办了一大桌的酒菜,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团圆饭,在饭桌上,张龙不停的给妻子和弟弟加菜,脸上充满了开心的笑容。而他自己却一口酒都没有喝,一口菜也没有吃!

    这一年的时光过的很愉快,张文每天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,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备考上。哥哥张龙则整天的在家里看着傻儿子,洗衣做饭,似乎很珍惜这种宁静而幸福的时光,就连嫂子大莲,也不下田劳动了,只是每天坐在小板凳上,看着丈夫开心的逗儿子,看着小叔努力的读书,脸上洋溢着温馨和幸福的笑容。

    在张文离家的那天,哥哥给了他一大包的银子,沉甸甸的,足足有两百多两,张文推辞这,说自己用不了这么多。可是哥哥却是执意全给他,他只好将这包银子全部背在肩上。“小文啊!哥哥求你件事行不?”张龙忽然有些为难的对着弟弟说道。

    “哥,有什么事你就说吧!什么为难不为难的,要是没有你和嫂子,哪有我的今天啊!”张文答应着。

    “你能不能把你侄儿也带上啊?一来让他见见世面,二来呢,如果能遇到好的郎中,兴许能把他的病治好呢!”

    “没问题,您放心吧,我带着他,这一路上就是把我自己丢了,也不会让他有事的!”张文对侄儿的病也是很是在意的,能有人治好侄儿的病,他都愿意放弃考试,把所有的钱都花了,他也不会在乎的!

    就这样,张文领着比自己大两岁的傻侄儿踏上了进京赶考的路。这一路上,傻侄儿一点都不让人省心,见什么要什么,不给他买,他就躺在地上哭。二十多岁的人了,大小便从来不背人,引得一群人嬉笑围观。一开始的时候,张文也很是难看,当他一想到嫂子每天中午领着傻侄儿给他送饭的场景,一想到哥哥为自己在金矿苦熬了十多年,也就不在乎了!不就是大小便不被人吗?就是把屎拉在自己的脸上,又能算个啥啊?随着张文的坦然处之,让围观的这些人都纷纷的竖起了大拇指,暗道这个少年真是不简单。

    张文没有辜负哥哥和嫂子的期望,如愿以偿的考上了状元,得到了皇帝的亲自召见,当然了,他是带着自己的傻侄儿一起去的!这傻侄儿见到皇帝依然一副傻傻的样子,居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就将一泡尿洒在了金銮殿上。这还了得,这可是金銮殿啊!宰相来了都得三拜九扣的,这傻子居然当众解手!喊杀之声顿时四起,文武百官纷纷上奏,祈求皇帝将这傻子满门抄斩,诛灭九族!

    张文一听,立刻跪倒在地,高呼万岁,将自己的故事讲给了皇帝,皇帝一听,深受感动,不但没有制罪,反而降旨,让御用太医给傻子治病!

    傻子留在了皇宫,接受太医的治疗,而张文则被破格提升为知府,即刻回乡上任。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,哥哥和嫂子都不在了,家里空荡荡的,杂草丛生,俨然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搭理了。他向乡亲询问哥嫂的去处,乡亲们只是说他嫂子在他离家的当晚就已经服毒自杀了!置于他哥哥,这些人都声称已经十多年都没见过了,自从去了金矿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张文大惊之下,立刻昏了过去!

    朦胧中,张文看见了哥嫂向他走来。

    “小文啊!东北的金矿哪有那么美好啊!我是挖到了狗头金,在挖到金子的当晚就被金把头害死了!我心里放不下你们,就回来了,没想到我们老张家真的出了状元,我死的也就值了!”哥哥张龙说道。

    “小文,嫂子和你哥哥十几年都不在一起,我想他,想永远陪着他,你侄儿就交给你了,交给你嫂子放心!”

    说完,两个身影就慢慢的消散了!

    “哥哥、嫂子、、、、、、你们别走!”张文大声的呼喊着!


    浦东二手房 https://sh.c21.com.cn/ershoufang/pudongxinqu/pg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