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怪哈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殉情(下)

2020-11-16 11:54:02  来源:怪哈资讯网

    “沙沙。。。”怪异的声音在林间回响,是风吹落叶,还是脚步声?大卫惊慌不定的转来转去,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    “喀嚓!”好像是枯枝断裂的声音,响自身后,大卫猛的转身,大声喊道:“谁,谁在那儿!”声音发颤,在林子荡起阵阵回响。

    “不要,不要,不要!”有些凄厉的喊叫声突然响彻整片林子,惊起大片的栖鸟。

    “踏踏踏。。。”急促的脚步声,慢慢的,一个踉跄的身影从林子深处狂奔而出,凄喊着穿过了大卫的身体,跑了开去。

    “那是。。。韩哥?”那身影虽然一闪而过,大卫却是看得清清楚楚,正是韩华,红娘会的韩华。

    这是,快活林的那片林子?我怎么会在这里?还有从自己身体中穿过去的韩华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  一股恐惧诡异的感觉慢慢的在大卫心底升起,四周忽然变得落针可闻,这一刻,仿佛连时间都已停滞。

    大卫忽然觉得身后一阵如芒在刺的感觉,仿佛那里有一股极度的怨毒目光,正紧紧的盯着他,他颤抖着慢慢转过身来,瞳孔在一瞬间骤然收缩,槐树,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棵槐树!更可怕的是,那槐树上,正吊着一具摇摆不止的红衣女尸!

    “吱嘎。。。”绳索与枝干的摩擦声如锐利的指甲划过脏燥的毛玻璃,听得大卫头皮一阵阵发紧,浑身的冷汗早已将身上的衬衣浸透,使之紧紧的贴在身上。

    女尸长发垂在面前,虽然遮住了她的面容,大卫却仍能清楚的感觉到长发下怨毒至极的目光,这,更是让大卫周身的毛孔一阵紧过一阵的收缩,寒毛直愣愣的竖起,浑身布满了鸡皮疙瘩。

    “滴答!”一缕红色从摇晃的女尸滴落,却是诡异的落在大卫的额头。

    “呃。。。”大卫心头一跳,想要伸手抹掉而上的那滴冰冷,却发现手脚早已发软,一时之间,竟是抬不起手臂,只能任由那股猩红由额头沿着鼻梁淌下,汇到鼻尖,慢慢滴落。

    “呼。。。!”风,忽然变得大了起来,那吊在树上女尸长发随风扬起,露出苍白且阴暗的脸,向外突起的眼珠中尽是恨意,裂开的口中,牙齿紧紧咬在一起,狰狞的面孔看起来却像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。

    “为什么,为什么。。。!”突如其来的尖利声音猛地钻入大卫的耳膜,令他的头脑一阵剧痛,不禁痛喊出声。

    “呃,啊。。。!”大卫猛的坐起身来,浑身有如筛糠般颤抖不止,身下的床单早已被冷汗浸透,他惊惧的睁大双眼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面色惨白,浑身无力。

    原来是梦,好可怕的噩梦。大卫打开了床头灯,光亮让他心里稍微平复了些,他平缓了下剧烈的心跳,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才三点多。

    大卫缩在沙发上,点燃一根烟,用力的吸了几口,紧紧的皱起了眉头。梦里的地方,应该是白天去过的林子,那棵槐树,他白天也见过,当时,小薇还曾指着槐树告诉自己,有个女孩子五年前吊死在那里。

    等等,梦里吊在槐树上的女尸一身红装,白天见到的小薇也是一身红装,还有白天韩华听到小薇名字时的奇怪反应,梦中凄喊着夺路而逃的韩华,这其中,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

    难道,小薇就是吊死在那的那个女孩子?!我竟然看上了一只鬼么!

   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大卫刚刚有些平复的心跳再次狂乱起来,他忽然想起,小薇在离开的时候,曾留给他电话号码,并要他打给他,可他此时早已吓得不行,哪敢去给一只鬼打电话!

    “砰,砰,砰。。。”有节奏的叩击声不紧不慢的从窗外传来,一下一下如同叩在大卫的心头之上,令他浑身忽的一颤,那瞄向窗户的眼中尽是惊骇。

    大卫清楚的知道,别说是半夜,就算是白天也不可能来敲他的窗户,因为,大卫住在五楼!

    “砰,砰,砰。。。”叩击声仍不紧不慢的响着,窗外的人似乎耐性很好。可大卫却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,由于恐惧,他全身早已没了一丝力气,只能软软的歪在沙发上,口中喃喃的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会是我。。。”

    “呼。。。”一阵阴风吹过,从不知何时打开的窗户吹进了屋子,将长长的落地窗帘吹的一阵翻滚鼓动,发出呼啦呼啦的声响。

    一阵若有若无的抽泣声在房间响起,声音哀怨,凄凉,却又楚楚可怜,仿佛受了天大的冤屈,却无人倾诉。

    “谁,谁在那!”大卫的眼睛咕噜噜的转动,搜索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  一缕红色,从窗帘后轻轻飘了进来,慢慢的化作一道身影,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孩子,正那个被吊死在槐树上的女鬼,小薇。

    此时的小薇抱膝坐在地上,将甄首埋入膝间,纤弱的肩膀不住抖动,让人看上去忍不住想要前去安慰一番。

    “小薇。。。”大卫的声音抖得厉害,却仍是壮着胆子小声道:“为什么是我?”

    “对不起。”小薇慢慢抬起了头,轻声道:“几年前至今,那片林子,你是第一个进去的人。”小薇苍白的脸上虽然满是泪痕,但好歹不是梦中那副狰狞的样子,这让大卫一颗悬着的心,安了少。

    “那,你为什么不去找害你的人,非要缠着我?”

    “没人害我,确切的说,我应该是自杀。”小薇的脸上透出一丝复杂的神色,是啊,自己当初是答应他一同赴死的,然后便能永远在一起,可后来却。。。

    “可是,我在梦中看到,嗯,看到韩华绍。。。”

    “韩华绍,是的,韩华绍,我会去找他的。”小薇长叹一声,道:“不过,我找他不是复仇,而是要他履行我们的约定。”

    “你还没说,为什么要找我。。。?”

    “大卫,我找你,是想让你帮我个忙。”小薇看着大卫道:“韩华绍的手上戴着一串佛珠手串,有那手串在,我根本靠近不了他。”

    “你想让我,去把那佛珠手串。。。?”

    “没错,只要他离开那佛珠手串,我就能靠近他。”

    “好吧,我试试。”大卫的心仍跳的厉害,他根本不敢拒绝,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    天亮了,阳光从窗户射进了屋子,大卫睁开眼睛坐起来,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不知何时打开的窗户。他不断的告诉自己,昨夜的一切只是个可怕的梦境,却在低头时发现地上的一片枯叶,若是梦境,这枯叶从何而来?

    大卫苦笑着摇了摇头,翻身下床,拿起电话给韩华绍拨了过去,不一会儿,电话那头传来个刚睡醒的声音。

    “喂,我是韩华。”电话那头,韩华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。

    “韩哥,是我,大卫。”

    “大卫,有事吗?”韩华听到大卫的声音,明显的顿了下,接着道:“我今天休息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吧。”

    “韩哥,别挂!”大卫几乎是喊了出来,接着道:“韩哥,我找你有急事,真的,我们见一面吧,你说地方。”

    一番沉吟,韩华似乎是叹了口气,道:“好吧,十点半,你来我家吧,我就住在xx小区,x号楼302。”

    “好的,韩哥。”大卫看了看时间,道:“你在家等着我,十点半我会准时到。”

    韩华的家收拾的很利索,看的出来,他是个很爱干净的人。

    “说吧,到底什么事?”韩华递给大卫一杯咖啡,他的眼睛布满血丝,声音也是透着些沙哑,应该是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。

    大卫接过咖啡,顺手放在茶几上。茶几的隔层里放着一只烟灰缸,里面乱七八糟的插满了烟头。边上朝下躺放着一个相框,相框旁边,放着一只早已空了的香烟盒子。

    “韩哥,我撞鬼了!”大卫用力的捧住盛着咖啡的杯子,仿佛丝毫不在意杯壁上传来的滚烫。

    韩华绍眼皮一跳,转头看着脸色难看的大卫,吐出一口气,道:“我知道。”他伸手用力的搓了搓有些苍白的脸,道:“有烟吗?”

    “有。”大卫将口袋中剩下一半的香烟放在桌子上,韩华绍睁开通红的眼睛,缓缓的道:“我知道,该来的,早晚会来。”他从烟盒中拿出一根香烟点上,狠狠的吸了一口,用力的吐了出去。

    一阵压抑的沉闷,韩华将那躺着的相框翻了过来,慢慢的婆娑着相片,眼睛一直看着相片中的那个红色的身影,小薇,是你来了么?这么多年了,终于要来了么?

    韩华将手中最后一只烟蒂狠狠的摁进烟灰缸,再次长叹一声道:“你从林子里出来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了,这么多年,她一直没有离开,还留在那片林子里。”韩华紧紧的闭上眼睛,两行浊泪随之淌下。

    “唉!多好的女孩!却因为我的自私,断送了她的性命。说好的殉情,我却害怕的逃开了。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无法原谅自己,小薇,你为什么不来找我,为什么。。。”韩华以手掩面,哽咽不止,掌指间,泪水滚滚而下。

    “韩哥,你真的想见小薇么?”

    “想,”韩华抬起头来,道:“我并不是要乞求她的原谅,只是想看看她,问问她,她还怪我吗?”

    大卫的身上忽然传出了另一个柔弱的声音,“如你所愿,华,只要你摘掉我送你的手串。”

    韩华的眼睛猛地瞪大,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卫,随后,慢慢的摘掉手上的佛珠手串,装到烟盒之中,然后将烟盒随手扔到不远处的书桌上。

    一片枯叶从大卫身上慢慢飘落,落地的一刹那,一缕红色随之升起,慢慢的汇成一个纤弱的身影,长发散落,眼中尽是汩汩的血泪。

    “小薇,小薇,真的是你。。。”韩华哆嗦着嘴唇,几乎语无伦次。

    “华,你可还记得,五年前我们的约定?”小薇缓缓抬起头来,神色凄婉,却已没有了半点怨恨。

    她化身枯叶随大卫一同来到这里,虽然不能现身,却是将韩华绍的话听得清清楚楚,也将他痛不欲生的悔恨尽收眼底。只是他太胆小,在那样的关头,恐惧的念头占据了上风,将独自她丢在林中之中。

    原来,韩华这么多年一直活在自责之中,他整日将那手串戴在手上,是因为,那手串是自己送给他的,却不知道,这手串上蕴含着深厚的佛家法力,鬼魅之物皆不能近身。

    五年来,韩华绍并不是没有想到过死,去陪小薇,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得到了小薇的谅解,他希望两人能够化解心结,能够像承诺的那样,永远永远的在一起。

    呵,原来,韩华绍一直都没有忘了我!小薇仰首一笑,面上血泪顿时化作清泪,再也没有半点狰狞之色。

    “五年了,我竟让你等了五年!”韩华绍紧紧将小薇拥入怀中,道:“小薇,你能原谅我么?”

    “华,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么?不再分开了么?”小薇亦是紧紧拥住韩华的腰身,泣声道。

    “韩哥,小薇,你们。。。”大卫忽然想到,他们所说的在一起,其实是要韩华前去送死,这并不是他的初衷。

    “大卫,谢谢你,谢谢你带小薇来到这里。若不是你,我永远也不会得到小薇的谅解。”韩华轻轻抚着小薇的长发,轻声道。

    “可是。。。”大卫还想要说什么,却不知怎么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,眼皮像是压了重重的铅一样,意识渐渐陷入黑暗之中。

    “叮铃。。。”一阵铃声响起,大卫伸手从枕头下摸出手机,关掉闹铃。

    好累!大卫狠狠的伸了个懒腰,看了看时间,八点多了。他将枕头垫起竖在床头,靠在枕头上,随手打开了电视,表情随即当场怔住。

    “本报讯:城郊快活林公园于今天早上七点多发现一具吊在树上的男尸,据了解,死者韩华,H城红娘会的高管人员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“滴滴,滴滴!”短信声音忽然响起,大卫打开手机,正是小薇留下的号码,讯息内容只有两个字:谢谢!


    中国水漆品牌十大排名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Service/wiki/gycy_bk/p_1038.html